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还看今朝
“司考”到“法考”,改变的不只是名字*
发布时间:[ 2018-11-11 13:15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177

    有这样一场考试,它是法律职业的准入通行证,它是法治人才选拔的度量衡。由于通过率低,它常常被考生喻为“中国职业资格考试第一大考”,它就是司法考试。
    2017年9月1日闭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经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法官法》等8部法律的决定。这次修改,正式宣布了“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将成为历史。
    2018年1月1日,司法考试将正式改为“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2018年9月22日上午,47万余人走进考场参加首次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存在了16年的司法考试正式被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取代。
    法律职业比之司法在外延上更为广阔,之所以这次要一揽子修改8部法律,就有“升级”的考量。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行政机关中初次从事行政处罚决定审核、行政复议、行政裁决、法律顾问的公务员被纳入了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也就是说,这项制度实施后,新进入上述岗位的公务员必须先取得法律职业资格。
    “司考”变身“法考”,并不只是换了身“马甲”。报考门槛提高、考试分两阶段、科技化含量增加……从“司考”到“法考”,一字之变中蕴含着一系列的深刻变化。
    一、方式升级,提高科技含量
    2018年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主观题考试20日在包括港澳地区在内的全国155个考区、229个考点、5937个考场同时举行,18万余名考生参考。
    首次“法考”在考试形式上的最大变化在于客观题全部以计算机考试的方式进行。主观题考试以纸笔考试为主,同时在重庆、成都、西安、苏州和黄山五个考区实行计算机化考试试点。同时天津、江苏、湖南、重庆、甘肃等地还采取多种措施为视障、疾患等考生参加考试提供便利。
    考试期间,司法部派出33个巡考组,实现了对全国31个省(区、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港澳考区巡考工作的全覆盖。各地司法厅(局)也组织督考组实现了对本地考区督考工作的全覆盖。
    司法部副部长赵大程认为,“机考”具有技术成熟、安全性高、绿色节约等优势,是提高工作效率、节约考试资源、规范考试管理、方便考生应考,实现考试的客观、公平、实效的有效途径。
    为了组织好首次“法考”,全国所有考点考场都提前进行了多个轮次的仿真演练,项目包括用电保障、电脑故障、数据传输、窃密作弊、异常大范围电脑病毒问题等。
    二、完善规则,提升专业素养
    司法考试16年来,619万人次报名参加考试,98万余人取得资格。司法部司法考试司司长贾丽群表示,“司法考试制度为国家法治建设选拔储备了大量法治人才,为法治中国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时代在发展,教育在发展,法学教育也在发展。为适应新时代发展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7年对法官法等八部法律进行“打包”修改,对法律职业人员考试的范围、取得法律职业资格的条件等作出规定。
  这次修改将应当取得法律职业资格的人员由法官、检察官、律师、公证员扩大到行政机关中初次从事行政处罚决定审核、行政复议、行政裁决、法律顾问的公务员,以及法律类仲裁员。
  同时,报名考试的门槛也在提高,以往是法学类本科毕业,现在还要求要有学位;如果是全日制非法学类毕业的,要求有法律硕士或者法学硕士及以上学位;还有全日制非法学专业毕业的具有学士学位的,应在法律工作岗位上工作满三年。
    在考试内容方面,大幅提高案例题的分值比重。考场将为考生配备法律法规汇编。同时首次“法考”开始实行“2+1”考试模式,即客观题2张试卷,主观题1张试卷。
    三、强化纪律,做到公平公正
    在北京市的一处考场,所有考生要经过“人像识别”才能进入考场,用于“机考”的计算机上都粘贴了防窥膜。据了解,为了确保考务安全管理系统,北京投入110万元预防打击违纪作弊行为。
  作为法律职业资格的考试,必须保证“法考”的绝对严肃性。除了有高科技保驾护航,考试的公平公正还离不开铁一般的纪律。为了保障首次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顺利进行,司法部提出将严格责任追究,严肃考风考纪,切实让制度“长牙”、纪律“带电”。
  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多次表示,要坚持从严治考,推动违纪处理、资格管理等各环节制度化规范化,依法依规加强试卷管理、考生管理、考试工作人员管理、考场管理、考试信息管理,严格责任追究,严肃考风考纪,严厉查处各类考试违纪作弊行为。
  为此,司法部还出台了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应试规则、违纪行为处理办法等规章规范性文件。办法根据行为性质和情节轻重分别规定取消本场考试成绩、取消所有场次考试成绩并两年禁考、取消所有场次考试成绩并终身禁考三种处理方式。
  实行“机考”、提高报名门槛、扩大参考者范围、设立违纪“高压线”……这一系列改革的目的,旨在提升考生政治素养、业务能力和职业伦理水平。有关专家认为,法考的实施,必将为打造高素质法治队伍奠定坚实的基础,从而更好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服务社会主义法治文明建设。
    四、深化改革,推进法制建设
    此次改革无疑将大大提升行政法务工作者的准入门槛。但也有人担心,如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维持现有难度和通过率,可能会令上述行政法务人员青黄不接。
    从职业规划上看,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就是一条以高投入寻求高产出的艰难之路。同样的法律职业资格要求,要更多的经济收益,可以去做律师;要更多的职业尊荣,可以去做法官检察官。对通过了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专业人员来说,行政机关是否具有足够的吸引力,还是一个问号。
  另一方面,也有司法界人士担心,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覆盖的职业范围越来越广,可能会拉低法官、检察官和律师的门槛,从而不利于司法从业者的精英化。
  应该说,这些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但从“司考”变身“法考”这一步,对于已在治道变革中选择了法治的中国来说,又是不得不迈出的一步。从“推进依法治国”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再到“全面依法治国”。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纸面的法”要变成“地面的法”。光解决了“有法可依”还只是法治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确保有法必依、严格执法、公正司法。
  在法律的实施中,承担最主要、最关键任务的就是行政执法。有80%以上的法律,90%以上的地方法规以及100%的行政法规和规章都是由政府来执行的。可以说,政府能否做到严格执法直接关系到民众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法治建设的进程。行政执法是政府责任的重要体现,也是政府行为面向社会的一个重要窗口。从某种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行政执法人员就是“看得见的政府”,行政执法人员的执法水平就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法治水平。
  以目前行政执法人员的组成,和“司考”(“法考”)极强的专业性来衡量,要求执法人员都能通过这一考试无疑超越了现实。但将从事行政处罚决定审核、行政复议、行政裁决、法律顾问的公务员先纳入到法治专门队伍里,则充分体现了渐进式改革的特征。这些岗位,虽是行政工作,但法律职业属性较强。不管是行政处罚决定审核,还是行政复议或行政裁决,都涉及到对原行政行为的法律判断。他们理应拥有比行政执法人员更高的法律智识和法治素养。这些“行政法务人员”的职业门槛高了,行政违法就能相应减少,这同样也是在为司法减负,同时也为维护公民合法权益提供一条制度内的保障渠道。
  要确保“司考”变身“法考”在扩充法律职业“专业槽”上的价值指向不走偏,就必须维持“法考”相应的难度。对中国的法律职业圈来说,并不是法官、检察官的门槛太高了,而是时下“行政法务人员”的门槛太低了。司法考试已进行了16年,根据司法部日前公布的数据,前15年考试有460多万人报考,通过司法考试获得资格证书的有88万人,但目前只有40多万人从事法官、检察官、律师和公证员这四类职业。抬高了初次从事行政处罚决定审核、行政复议、行政裁决、法律顾问的公务员准入门槛,也不至于这类人才断层。相反,应通过提高薪酬待遇、畅通晋升机制等措施,来提升这类特定“行政法务人员”的职业吸引力,让更多的法律专业人才服务于法治政府建设。(蓝蓝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