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江山如此多娇
岭南名园——清晖园
发布时间:[ 2018-11-09 13:32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318

    清晖园位于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大良镇清晖路,是一处始建于明代的古代园林建筑。故址原为明末状元黄士俊所建的黄氏花园,现存建筑主要建于清嘉庆年间。园内处处体现主人移山水之中,尽赏曲径荷风之构想。清晖园与佛山梁园、番禺余荫山房(或称余荫园)、东莞可园并称为“广东四大名园”,也是岭南园林的代表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园林经龙氏数代龙应时、龙廷槐、龙元任、龙景灿、龙渚惠等五代人多次修建,逐渐形成了格局完整而又富有特色的岭南园林。2011年11月,88岁的龙启明带着龙氏后人向政府捐献出清晖园的地契和房契,还有龙氏先人的照片、资料,以及龙启明担任飞虎队队员时的珍贵照片、信件等近百件文物,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现在的清晖园游人往来不绝。
    明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年),顺德杏坛镇人黄士俊高中状元,官至礼部尚书、大学士。为了光宗耀祖,于明天启元年,在城南门外的凤山脚下修建了黄家祠和天章阁、灵阿之阁。后黄家衰落,庭院荒废,清乾隆年间,当地龙氏碧鉴海支系21代龙应时得中进士,将天章阁、灵阿之阁购进。该院归龙家后,由龙应时传与其子龙廷槐和龙廷梓,后来廷槐、廷梓分家,庭院的中间部分归龙廷槐,而左右两侧为龙廷梓所得。其中龙廷梓将归他的左、右两部分庭院建成以居室为主的庭园,称为“龙太常花园”和“楚芗园”,人们俗称左、右花园,南侧的龙太常花园在园主衰落后,卖给了曾秋樵,其子曾栋在此经营蚕种生意,挂上“广大”的招牌,故又称“广大园”。应时长子龙廷槐字澳堂,大良人氏,于清乾隆五十三年(公元1788年)考中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候补御史。嘉庆五年(1800年)辞官南归,筑园奉母。嘉庆十一年(公元1806年),其子龙元任请了江苏武进进士、书法家李兆洛书写了“清晖园”三字书余园的正门上方,以喻父母之恩如日光和煦照耀。其后,经廷槐之子龙元任、孙龙景灿、曾孙龙诸慧一门数代的继续精心营建,几经修改加工,至民国初年,全园格局始臻定型。抗日战争期间,龙氏家人避居海外,庭院日趋残破。近几年来,顺德区委区政府对清晖园进行了大规模修缮,1959年,中共广东省委书记陶铸莅临视察,深为关注,批专款予以重点保护,同年县政府重修扩建清晖园,与左右的楚香园、广大园(均为龙应时后裔所建)合并,面积由3000多平方米扩大到近万平方米。90年代中期(1996年)起,顺德市委、市政府鉴于其历史、艺术和观赏价值,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对清晖园进行再度兴工扩建,扩复旧制,以重现名园精髓,以接待海外广大游客,增加了凤来峰、读云轩、留芬阁、沐英涧、红蕖书屋等多处建筑景点,面积由70多平方米增至2.2万平方米。
    清晖园布局是大园包小园。现清晖园的三大块大体为:由原正门进入的东南角区,中部的旧园区,西北部近年兴建的新园区。区域间虽有分隔,但却以游廊、甬道以及别出心裁的各式小门相互勾连,融为一体。以旧园区为例,其西部以方池为中心;中部偏北的船厅等是该区的精华所在;南部的竹苑、小蓬瀛、笔生花馆等组成庭院,形成园中有园,即大园包小园的格局和韵味,委婉多姿,让人觉得游之不足。清晖园没有着力营造假山,其为山之道,即在于远借。这主要归于相地,得地利之便。因三面环山,只要稍筑台阁,即可登高借远处山麓。以凤台为例,远处为凤山,凤山山麓绵延而来,经凤台接引而入园,而园内林木森郁,与远处山麓之青黛一脉相承。如此清晖园与凤山看上去融为一体,园内实无山胜有山也。清晖园北端地势较低,傍池筑船厅,于船厅登高,东可远望太平、神步,西见梯云山也借景之妙法。山势远来,直引至园内池塘,则此池塘仿如远方山麓脚下的山塘,与山景浑然一体。清晖园内水木清华,幽深清空,景致清雅优美,龙家故宅与扩建新景融为一体,利用碧水、绿树、吉墙、漏窗、石山、小桥、曲廊等与亭台楼阁交互融合,造型构筑别具匠心,花卉果木葱笼满目,艺术精品俯仰即拾,集古代建筑、园林、雕刻、诗画、灰雕等艺术于一体,突显出中国古典园林庭院建筑中“雄、奇、险、幽、秀、旷”的特点。布局形成前疏后密,前低后高的独特布局,但疏而不空,密而不塞,建筑造型轻巧灵活,开敞通透。其园林空间组合是通过各种小空间来衬托突出庭院中的水庭大空间,造园的重点围绕着水亭作文章。在花木配置方面,园内花卉果木逾百种,除了岭南园林常用的果树,还栽种了苏杭园林特有的紫竹、枸骨、紫藤、五针松、金钱松、七瓜枫、羽毛枫等,并从山东等地刻意搜集了龙顺枣、龙瓜槐等北京树种,品种丰富,多姿多彩,其中银杏、沙柳、紫藤、龙眼、水松等古木树龄已有百年有余,一年四季,葱茏满目,与古色古香之楼阁亭榭交相掩映,徜徉其间,步移景换,令人流连忘返。
    清晖园主要景点有船厅、碧溪草堂、澄漪亭、六角亭、惜阴书屋、竹苑、斗洞、狮山、八角池、笔生花馆、归寄庐、小蓬瀛、红蕖书屋、凤来峰、读云轩、沐英涧、留芬阁等,造型构筑各具情态,灵巧雅致,建筑物之雕镂绘饰,多以岭南佳木花鸟为题材,古今名人题写之楹联匾额比比皆是,大部分门窗玻璃为清代从欧洲进口经蚀刻加工的套色玻璃制品,古朴精美,品味无穷。清晖园的荷塘南角有一小门厅,这便是古时清晖园的入口。我们从古时清晖园的原入口开始作一番探访。从华盖里直街横折,走一段路程,便可来到古时清晖园门前。门厅上至今还悬挂着一块清代书法大家何绍基题写的 “清晖园” 牌匾,牌匾古朴,“清晖园”三字笔力遒劲,实为大家风范,仰慕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澄漪亭
    进入园门,再出稍显狭促的门,趁步连廊依墙一段,景象豁然顿开,纵目四顾,己身处澄漪亭挑廊之上。推窗望去:一方荷塘清凉扑面,三两飞燕掠碧而去;六角亭凌波依卧,两水松作亨哈耸立;船厅傲首北面,据岸久泊候佳人款步登临,花亭举翼在东,邀拱石树杪浑然入画。再看水中:百龄龙眼树如巨椽大伞遮蔽房舍,又将投影把池面刷上大片墨绿,平生出习习凉意。低头细看:水质清澄,游鳞翔底;水面风静,微泛涟漪。岸边花枝含风,蕉叶弄影,碎撒池中湮映,忽如一阵粤音入耳,脑际间又多出些岭南水乡弥漫的情愫。澄漪亭不但与船厅互为对景,还可平视高低错落而又有花树掩映的房舍亭院,以及东岸拱石凌空、枝叶疏遮密掩的花亭。更有近望远眺的花大如碗的玉堂春、堪称千年活化石的银杏树衬入眼帘,确实是待客品茗、赏荷寻景的好地方。对景,是园林造景的重要手法之一。在园林中赏景要注意各景点的题名、题字,一如《红楼梦》所言:“若大景致,若干亭榭,无字标题,任是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园林中的建筑之名,即是此景点观赏景致的提要。所以,名曰“澄漪亭”,观者大可贪满目秀色入目,更要纳水中云天入怀。澄漪亭名为亭,实际上采用的却是典型的水榭做法:临水架起平台,平台部分架在岸上,部分伸入水中,平台上建有长方形的单体建筑,临水一面是常用落地门窗,开敞通透。观者既可在室内观景,也可到平台上游憩眺望。为何龙氏要将水榭命之为亭?难窥其原意,但是,龙氏不拘常理每出新意,在清晖园的其它方面常有体现。
    碧溪草堂
    碧溪草堂,据传是清晖园最早建筑。早先应是龙氏供母之处,可能老人西去之后才定名“草堂”。理由是,孝字为先的龙氏总不至于把其母起居之所命名为“草堂”,这完全是文人士大夫隐逸归真、自然无为的心志表达;其次,谓之“堂”者,均是园林中的主要停留点,也是园主常用于待客的地方。所以,碧溪草堂极有可能是龙氏后来取名。在碧溪草堂明间,设有一座镂空疏竹木雕圆光罩,其工艺精湛且古色生香;两侧玻璃屏门的裙板上,用隶书、篆书和鸟虫书体镌刻有四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寿”字, 称为“百寿图”。通常“百寿图”都是百字构成,而龙家子弟所作此“百寿图”偏偏只有九十六个“寿”字。其中原因大可由观者猜测,也许是龙氏故意给后人设的话资,也说不定能从中悟出些龙氏对儒道释的另类见解,不失为一文趣。草堂槛窗下嵌着一幅题为“轻烟挹露”的百年阴纹砖雕,刻有幽篁丛竹,刀法圆熟。砖雕题跋“未出土时先引节,凌云到处也无心”,以表筑园者志向心迹。
    池廊
    六角亭与碧溪草堂之间以池廊相接,此亭多半是当年龙氏老母、小姐及女眷活动之处。亭边设有“美人靠”,既可“常倚曲阑贪看水”, 也宜凭栏玉立,体味荷塘听雨任东风的情愫。池廊上的每道横梁都雕有精美的菠萝、杨桃、香蕉等岭南佳果,散发出浓郁的南粤风土气息。再看亭柱楹联书的是:“跨水架楹黄篱院落, 拾香开镜燕子池塘”,恰可解六角亭“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之风情。中国古建筑的廊可分为直廊、曲廊、回廊、抄手廊、爬山廊、叠落廊、水廊、桥廊等形式。廊不仅作为个体建筑之间联系通道,还起着组织景观、分隔空间、增加风景层次的作用。清晖园六角亭这组空间的池廊,廊的一面完全倚墙被墻封闭,所以,称之为单面空廊。
    船厅
    沿池廊直出即抵达船厅,这是清晖园的主体建筑。船厅也叫旱船、舫、不系舟,是中国园林模仿画舫的特有建筑,船厅的前半部多三面临水,船首常设有平桥与岸相连,类似跳板,令人处身其中宛如置身舟楫的效果。清晖园的船厅纯为旱船,相传是模仿昔日珠江紫洞艇建成,它与惜阴书屋、真砚斋、南楼组群,借一带廊旱桥连通,以百年紫藤相系,曲折通道两侧饰以水波纹,船舫神形已是具毕。船厅是两层楼舫,据说原是小姐绣阁,绣阁与南楼形成船的前舱后舱。在船厅门正面,雕有绿竹数竿,厅内花罩镂空成两排芭蕉图案。值得注意的是蕉下石头上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蜗牛,犹如白石老人阔笔泼墨枝叶之后再精勾细勒飞虫,在左顾右盼的视觉大餐之后,再注目这毫纤小物,不由顿生另一番奇趣。与船厅跰足而建的惜荫书屋和真砚斋,见一些介绍文章均认为是园主人作学问之处,实际上还可以有另一种理解:在庭园深处(靠原后门),有专供园主人起居与做学问的两座院落——归寄庐、笔生花馆,从笔生花馆的体量与名称来看都更符合园主身份。因此,惜荫书屋和真砚斋是供其公子、小姐们惜荫苦读以求真砚至理应该更合情理。船厅后边,还有一株白木棉树,以其花淡黄近白而称奇,因为木棉树一般开红花。另有一棵百年银杏,单株结果,也很奇特。
    花亭
    沿荷池东去,又是一种风光。曲径逶迤欲左先右,石引飞虹欲上先下,漫步寻芳迷眼目,闲庭信步过石荆,带一袖花香来到花亭下。“亭者,停也”。园林中每一亭轩既与其它景点成对景,又是一个值得停留的赏景点。花亭景象果然不同:近者苔侵石岸绿水漾落花红,远者曲廊连堂榭修墙衬垂柳;莺歌燕舞令人不禁寻章摘句,煦日和风搜肠拍脑却是对花无语。虽然不能在此石阑点笔梧叶题诗,却是最能激发创造灵感的去处。遥想当年龙家进士,也曾在“花亭”下觅佳构,“笔生花馆”著华章。花亭在结构上颇有特点,为了使亭内仰视平面与四角攒尖灰塑瓦顶风格一致,达到归隐脱俗的意境,免却常见的彩绘天花、藻井,而采用“不露望砖木椽者,覆以板纸,”被计成(明代造园名家)称为“仰尘”,李笠翁(画家兼造园家)称为“顶格”的做法。 游清晖园,也可以看出园主对高节虚心的竹有着独特的崇敬,园内多处都有“岁寒三友”之一的形象。或是借物咏志,园主还嫌不够,又在庭园深处南楼后另辟一院落,名为“竹苑”。竹苑地幅狭长,却广植修篁。竹影婆娑应风入,蝉呜短长景更幽;巷院尽处,玲珑壁山迥峰卷云,袖珍眼泉甘冽清甜;左厢是“笔生花馆”,进士秉烛伏案妙笔生花,右厢是“归寄庐”,龙氏卸任闲赋聊寄卧龙庐。
    归寄庐
    从“竹苑”潜过“斗洞”,即来到由“归寄庐”、“小蓬瀛”与木楼组成的另一院落。“归寄庐”与“小蓬瀛”直廊相接,“归寄庐”牌匾是均安上村(李小龙祖居)咸丰探花李文田所书。木楼房正面有一幅大型木浮雕,仙桃树枝繁叶茂结着一百多个仙桃,树下蓬岛石山,芝兰飘逸,名为“百寿桃”,是一件艺术珍品。清晖园的“百寿桃”与“百寿图”,“小蓬瀛”与寓意三神山的“斗洞”、壁山,无不折射出园主祈福祉、求长寿的尚德心态(蓬莱、方丈、瀛州为三神山)。
    清晖园占地面积不大,走完“归寄庐”、“小蓬瀛” 院落就算游完了清晖园,但是,路已走完,其意并未尽矣。园林表层的艺术境界是“诗情画意”,如诗之绝句词之小令,以少胜多,构园如图之册页画之手卷,章法经营计白当黑,清晖园就是一例佳构。清晖园一鉴方塘的做法在江南园林中是罕见的,园林中叫做“理水”。理水同样出自画理,讲究有曲有源,所以水岸曲折,作石矾滩头,设港汊水口,使小水面有浩渺之感,确实有空间拓展之效。而清晖园荷塘却能不囿常理,深池四壁,周以高树廊房,拒华南炎暑,自得一派清凉,对全园气温都能起到适量调节。除此功能之外,水面开阔无目障,这就使得澄漪亭、碧溪草堂、六角亭、池廊、船厅、惜荫书屋、真砚斋和花亭等景点好似国画长卷一一展开。似这种对景相成、步移景异的全景式空间,实在不宜把荷塘与船厅一带分作两段欣赏。赏园如赏诗,讲究“比、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南山与篱菊或缺一项,都难成为千古绝句。
    清晖园之所以能在数亩之地造万千气象,让人目不暇接,构园者运用了小中见大(如片山寸石状奇峰险崖)、虚实相济(如荷塘的平远与园后两院落楼屋鳞毗)、园中设园、延长游园路线等构园手段。清晖园在组织景面序列关系方面也是很成功的。澄漪亭、碧溪草堂、六角亭、池廊、船厅、惜荫书屋、真砚斋和花亭虽然都是单体建筑,但是运用池廊衔接、古树穿插、曲直途径相连,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空间联系,加上前面谈到的对景相成、步移景异的运用,又有了起承转合的景象组群。清晖园美不胜收,因其能以少胜多、因陈设色,使人大有“所至得其妙,心知口难言”之感。清晖园情真意趣,就在于师法自然,状物于似与不似之间。
    园内有大量装饰性和欣赏性的陶瓷、灰塑、木雕、玻璃。园内妙联佳句俯仰可拾,名人雅士音韵尚存,艺术精品比比皆是。园内保存的一套清朝乾隆年间评定的“羊城八景”,就是一套仅存于世的清代旧羊城八景套色雕刻玻璃珍品,已被初步鉴定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清晖园的文物有李兆洛、李文田、何绍基等大家的书法,像“白菡萏开露重,红蜻蜓去带香飞”,“风静带兰气,日长娱竹阴”的对联文字之隽永,更让人一唱三叹,徘徊不已。风流倜傥的探花郎李文田,在京为官时就已与龙家交往密切,后来,并将其掌上明珠许配给了龙廷槐的曾孙龙渚惠,清晖园几乎成为他的另一个家,花前柳畔,幽径回廊,无不充溢其笔趣诗情,今日所见归寄庐的匾额,便是其笔墨余香。而其它的佳作及探花郎遗存在园中的几千册藏书和大量珍贵的拓本,皆于战乱中毁失殆尽,令人扼腕。大诗人郭沫若1965年南下赏游,游至清晖园,为岭南风物所迷醉,诗兴勃发,立即笔走龙蛇:“弹指经过廿五年,人来重到凤凰园。蔷薇馥郁红逾火,芒果茏葱碧入天。千顷鱼塘千顷蔗,万家桑土万家弦。缘何篁竹犹垂泪?为喜乾坤已转旋”。诗作一出,很快便赢得四方赞誉。“千顷鱼塘千顷蔗,万家桑土万家弦。”一联因为生动传神地描述了水乡风光特色,一时为人们争相传诵。
    清晖园是岭南园林的杰出代表。园内水木清华,妙联佳句、艺术精品比比皆是,俯仰可得。绝非一个美字了得。清晖园的清雅,除了体现在名字上,更多的是见于那一色的青砖灰瓦、绿树白花。当然,清晖园的风雅,更透过一群名士才子的轻吟浅唱,拨弄着无数游人的心弦。(哆啦A梦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