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数风流人物
改革先锋——韦昌进
发布时间:[ 2019-02-12 12:20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281

    近来,53岁的枣庄军分区政委韦昌进很忙。从北京出席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回到枣庄后,他就接连参加了市里几个重要活动。  
    每次问道获奖感想,韦昌进总是激动地说:“这两个日子令我终生难忘:2017年7月28日,当习近平主席为我颁授‘八一勋章’、整理绶带时,那一刻我热泪盈眶;2018年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荣获“改革先锋”称号,我更是无比激动。党和国家始终关心爱护着曾经为国家富强、为改革开放尽职尽责、无私奉献的每个人,我作为40年来在改革开放洪流中做了应该做的工作而获得表彰的人之一,倍感光荣,也深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看过电影《英雄儿女》的人都有这样一种体会:当银幕上出现孤军奋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王成,面对蜂拥而来的敌人,通过报话机向指挥部高喊“向我开炮”的时候,观众无不怦然心动、热血沸腾。
    有人认为,王成这个名字是一个英雄符号,是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环境下中国军人的壮举。其实不然,不管岁月的长河如何流逝,中国军人的血性始终如一。30多年前,有一位不满 20岁的青年战士就是这样,在肩负使命、置身血与火的卫国战场时,做了与英雄王成同样的选择。
    他用生命引导炮兵先后打退敌军8次反扑,独自坚守战位11个小时,奋力喊出“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啊”!
    命垂一线时,他将生的机会留给战友。
    退下战场,一只眼睛彻底失明的他仍然要求再上前线。
    身残志坚,成为英雄的他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为中国国防事业贡献力量。
    他就是战斗英雄——韦昌进。
   
一、活着的王成
    1985年的7月19日,老山和那拉口子接合部,天刚蒙蒙亮时,韦昌进坚守的阵地突然遭到敌人炮火的猛攻。爆炸声刚落,几百名敌人就疯狂地往韦昌进所在的哨位上冲。
    眼看着敌人就要冲上阵地,韦昌进和战友拿起枪就冲出了猫耳洞。战斗刚开始没多久,韦昌进的右锁骨和左大臂就相继中弹。但看到敌人就在眼前,他顾不上包扎伤口,狠狠扔出两根爆破筒,又甩出十几枚手榴弹。不到10分钟,韦昌进和班里其他4名战士就打退了敌人第一次进攻。
    败下阵的敌人随后进行了疯狂的火力报复。“几乎是我们刚撤到洞口,敌人的炮弹就来了。”韦昌进说,当时他觉得自己的左眼被什么东西猛扎了一下,一阵钻心的疼。“后来用手了摸了一下,发现一个小肉团子,我轻轻扯了一下没扯断,身上一阵剧痛,才意识到那应该是眼球被打了出来。”
    战斗还在继续,韦昌进顾不上钻心的疼痛,只能咬紧牙关,用手托起眼球,往眼窝里一塞,拉起身旁受伤的战友迅速转移到猫耳洞里。这期间,韦昌进的右胸和右臀部也先后中弹,韦昌进疼得几乎昏了过去。
    “其实,当时整个人都在似醒非醒状态中。”韦昌进说,后来是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又让他清醒了过来。他又勉强爬起来,看到洞口外已经有三四十名敌人往上冲。此时,最后一个还能行动的战友也被飞来的弹片击中了。
    “我虽然拿枪困难,但是一只眼睛还能观察敌情。”每次敌人向韦昌进所在的阵地反扑的时候,韦昌进都拿起报话机话筒,向后方的指挥所报告情况,指挥所及时给我军炮兵阵地下达指令,对高地进行环式火力覆盖。就这样,我军炮兵根据韦昌进报告的敌情和方位,先后打退了敌人8次连排规模的反扑。
    此后,韦昌进再次陷入半昏迷状态。直到敌人爬上阵地,把他给惊醒了。“敌人上来,不但意味着自己和受伤战友生命不保,也意味着阵地失守,这在战争中无异于战败。”于是,韦昌进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决定。
    他拿起电话对着那头的指挥官大喊:“敌人上来了,就在哨所周围,为了祖国,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昌进,那你呢?”电话那头心痛欲裂。
    “不要管我!快啊,向我开炮!”韦昌进用尽力气对着报话机喊道。
    大约过了几分钟,如同狂风暴雨般的炮弹扑向号哨位,猫耳洞里弥漫的全是浓浓的硝烟味。躺在洞口边的韦昌进能听见炮弹皮在空中“嗖、嗖”飞溅的声音。我军的炮火覆盖及时,给予立足未稳的敌人灭顶打击,阵地保住了。万幸的是炮弹像长了眼睛,没有炸到韦昌进所在的猫耳洞口。
    晚上8点多钟,当韦昌进的战友李书水找到他时,5个参与这场战斗的人中,只剩下了韦昌进和双目已经失明的苗廷荣。“本来我们是想要将他先送到后方,可是他却坚持要将苗廷荣先送下阵地。”李书水说,虽然后方离前沿阵地并不远,但由于敌人进行火力封锁,来回一趟就需要一两个小时,这就等于他将生的机会留给了别人。
    最终,送走了苗廷荣后,又上来3名增援的战士后,韦昌进才被战友送下了阵地。后面发现当时的韦昌进全身有22处伤口。
    如今谈起这段往事,韦昌进笑了笑,“说实话,我也不是不怕死,但是在那时候,苗廷荣除了眼睛外,身体其他部位都没受伤,我感觉他活下去的希望要比我大。”
   
二、继续冲锋在前
    养伤期间,韦昌进本来有机会要求组织对其进行妥善的安排,但是他只向组织提了两个要求,一是伤好后请批准他重返战场,另一个是如果政策允许的话,自己想继续留在部队,干什么都行。
    此后,韦昌进一步步从连队指导员、军事院校教员做到如今的枣庄市军分区政委。工作期间,韦昌进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英雄身份,而要求特殊待遇。尤其是在连队任职期间,他几乎是全连队最晚下班的人。
    在其担任泰安市军分区副政委期间,和他一同参战,又在他受伤后最先发现他的战友李书水找到他,“当时我一个战友的孩子,大专毕业后想到部队当士官,想找他打个招呼。”
    其实,对于当时已经官居军分区副政委的韦昌进来说,这并不算什么难事,可能就是打个招呼的事。但是韦昌进还是婉拒了“恩人”的请求。李书水笑着说,为了这件事,自己好几年都没和他联系。
    可是,韦昌进并未因此就忘记了老战友。2014年下半年,国家出台了一项针对战时立过一等功的英烈子女优惠政策,这些英烈子女大学毕业后可以直接到部队入伍,享受和军校毕业生一样的待遇。
    韦昌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老战友李书水。由于此时两人已经不联系,韦昌进专门托人找到了李书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并对中间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李书水这是自己的主意。直到李书水去感谢那名中间人时,才得知这都是韦昌进安排的。
    如今,李书水的闺女已经顺利进入部队,并成为了一名副连级干部。韦昌进说,对于老战友的请求,自己也想尽力帮忙,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英雄,自己必须带头遵守党纪国法。
    在工作生活中,他对自己要求也非常严格。去年6月25日,韦昌进就任枣庄军分区政委的第3天,他在陆军学院任教期间带的3名学生前来为其祝贺。寒暄过后,学生们表示给老师带了一份薄礼。学生伸手要打开汽车后备厢时,被韦昌进一把摁住了:“我们可以叙旧,但不能接受馈赠。”
    越是“细枝末节”越要注重讲党性。去年8月以来,韦昌进先后应邀到军地许多单位作报告,往返的车票从没有让邀请单位出。邀请单位按照规定要给他支付讲课费用,也都被他一一回绝了。33年来,韦昌进积极投身革命优良传统和英雄主义教育,担任多所小学校外辅导员,义务到政府机关、学校、企业作事迹报告和宣讲辅导500余场,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营造关心国防、热爱国防、支持国防的社会氛围倾心尽力。
    在很多人看来,韦昌进“不太好说话”“火药味”浓。谈起大家的议论,韦昌进有自己的看法:“传言倒是不假,我确实‘不太好说话’,一是对敌人,二是对工作,三是对作风。”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军分区上下坚持以首任首责的态度,严纪律、守规矩,狠抓机关作风建设,一股干事创业的新风扑面而来。
   
三、英雄的眼泪
    1994年,韦昌进和王萍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王萍说,虽然自己的丈夫是战斗英雄,但他在生活中很少说起以前的事,就连她自己也是从他的老领导那里知道了他的事迹。
    “他喜欢看战争片,有时在家看这类电影时,他会把自己看哭,这时候会说一些当年的事。”王萍说,老韦最爱看的就是《拯救大兵瑞恩》。“他说这个影片很真实,战场上,当炮弹爆炸时,冲击波真的会把人震飞很远,爆炸声也会让人短时间内失去知觉。”
    对自己的女儿,他更是甚少说起以前。韦昌进一般只有在作报告或者与战友相聚时,才会谈论那些战斗经历。
    对于自己事情不愿多讲的老韦,对于国家荣誉,英雄名誉,却看的比谁都重。
    2012年,韦昌进发现有人在网络上污蔑邱少云,说英雄的牺牲“违背生理学常识”,并由此扩大到否定狼牙山五壮士、雷锋等英雄模范。
    韦昌进当时以普通网民的身份在网络上与攻击邱少云的人进行激烈辩论——
    “不能用平时的思维去评判战时的作为!”
    “当你看到战友在身边纷纷倒下之后,你就不是原来的你了!”
    “如果在战场哪怕呆上一个小时,你就不会这样说!” 
    ……
    遗憾的是,他的留言不仅被围攻,而且还被论坛管理员删除了。“当时,我的情绪特别低落,甚至不敢面对女儿的眼睛。”韦昌进说,“英雄们用生命捍卫的国家,不应该是那个样子,也不能是那个样子。”
    那天晚上,韦昌进走上阳台,泪水,湿润了他的脸庞。
    去年春节,女儿韦舒怡看完电影《红海行动》后,连拉带拽地也把韦昌进夫妇“拖”进电影院。
    韦昌进再次流泪了。
    他说,自己不是被情节感动,也不是被战争场面震撼,而是被细节触动的。一句“别怕,我们是中国海军,我们带你们回家!”折射出中国军队的强大,也把他带回了曾经的战场。
    “我不喜欢讲当年的故事,就是因为一讲就会沉浸到回忆中,不能自制、无法自拔。”韦昌进动情地说,“那天在电影院,没克制住。”
    韦昌进说,党的十八大以来,全社会崇尚英雄、捍卫英雄的氛围日益浓厚。2016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首次从国家层面进行了立法,设立国家功勋簿,记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名录及其功绩。
    “这能让人们清晰地认识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从而汇聚崇德向善的强大力量。”韦昌进说,“只要全社会形成见贤思齐、崇尚英雄、争做先锋的良好氛围,我们的国家必将越来越强大。”(吟啸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