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站首页 >> 还看今朝
解放科研人员:做好服务,放开权限*
发布时间:[ 2019-02-20 12:25 ] 文章来源:< 综合 > 浏览量: 2107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不能让繁文缛节把科学家的手脚捆死了,不能让无穷的报表和审批把科学家的精力耽误了!”
    2018、2019年,赋予科研人员更大自主权无疑是牵动科教界神经的一大政策热点。上至国务院常务会议深入讨论、国办印发文件明确部署,下至各省市纷纷出台科技新政、人才新政,文件频发,举措不断,“深刺激”“强刺激”可谓一波接一波。
    2018年8月,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提出深化高校科研体制改革,为科研活动顺利开展提供便利
    2018年9月,《科学技术部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公开发布。政府部门不直接管理具体科研项目,委托项目管理专业机构开展项目受理、评审、立项、过程管理、验收等具体工作
    2018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提出健全科研人员评价机制,将科研人员在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取得的成绩和参与创业项目的情况作为职称评审、绩效考核等的重要依据
    2018年12月,国办印发《关于对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进一步加大激励支持力度的通知》,对改善地方科研基础条件、优化科技创新环境、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以及落实国家科技改革与发展重大政策成效较好的省(区、市),在中央引导地方科技发展专项资金中根据绩效评价结果给予一定倾斜。
    2019年1月,科技部、财政部印发《关于进一步优化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和资金管理的通知》,明确提出整合精简各类报表、减少信息填报和材料报送、精简过程检查、赋予科研人员更大技术路线决策权等多项举措,意在充分激发科研人员创新活力,切实减轻科研人员负担。
    如此密集围绕完善科研管理、提升科研绩效、推进成果转化等方面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是否对于将自主权下放到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是否对于从机制上保障科研人员专心研究具有实际意义?
   
一、松绑:不为繁杂事烦忧,静下心来做研究
    清晨,哈尔滨工业大学能源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何玉荣打开电脑,把手头一个校内合作项目所需的资料上传到学校的科研管理系统,成功上传后,她便安心地做起了实验。
    午休时分,当她再次打开电脑查看结果时,发现项目已通过审核,这意味着科工院的工作人员很快就能替何玉荣跑一趟财务处,给合作的教师拨付经费,合作教师也可以马上开展研究工作。
    “现在办事效率非常高,以前办理校内合作项目转账,是需要科工院主管领导签字的,要是赶上领导不在家,就只能一直拖着,有时跑好几次都未必能办成。”如今科研人员办事环境的日渐改善,让何玉荣倍感欣慰。
    在哈工大校园里,师生服务中心宽敞明亮、设施齐全,服务中心内开设“科工院”的窗口,专门负责解决教授们在科研中遇到的难题。
    服务中心的环境非常好,可何玉荣平时跑腿的机会却不多,“许多事情在网上就能办好,有了疑问也可以通过网络或打电话询问。”
    享受着眼下科研项目申请审批的便利,何玉荣回想起曾经办事遇到的种种不容易,“学校很大,又有好几个校区,有时候为了一个章要好几个校区来回跑,各个处室反复折腾,每个地方要求还不同,一天下来身心俱疲,根本不能静下心来做研究。”
    这些年,哈工大实现所有科研服务事项“跑多次”是例外,“不跑腿”和“跑一次”是常态。哈工大科研生产管理中心副主任王欣介绍,科研管理部门把权力下放到窗口,同时依托信息化建立特殊事项的授权机制,解决了科研管理部门与财务处、校办联办的服务事项需教师往返多次办理的问题。
    在哈尔滨工程大学,教授们同样享受到了“松绑”的待遇。学校落实预算调剂管理权限、间接费用统筹使用管理权限、结余资金使用管理权限、劳务费分配管理权限以及自主规范管理横向经费等进行下放,“充分简化了预算调整流程和管理费计算方法,调动了教师参与科研的积极性。”哈尔滨工程大学科研院副院长许兆新说。
   
二、信任 ;充分给予自主权,把审核变为服务
    以前,让黑龙江省科学院石油化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德志最头疼的事不是研究出了问题,而是报销发票。贴厚厚一摞票子不仅麻烦,还容易出错。摆成鳞状,涂好胶水,好不容易贴了大半天,发现顺序搞错了,还得小心翼翼,从头再来。
    “现在只需要把所有票据给负责报销事宜的专员,她会负责团队所有研究员的报销,大大节约了我们的科研时间。”王德志说。
    在黑龙江省科学院石油化学研究院,报销、采购、填表等繁琐事项都有专人负责,以减轻科研人员的工作量,提高效率。
    “凡是没有审核依据的事项和盖章环节一律取消。对少数以权谋私的人要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对广大教师则应充分信任。只有给予对方充分的自主权,让教授们拥有更多获得感,才能释放他们的创新活力和热情。”哈工大科工院常务副院长付强说,充分信任“种果的人”,能够收获更好的果实。
    对外公开争取资源时,化审核为服务,协助教师梳理材料,开具授权委托书等;对于线上科研信息系统的建设,每一个业务功能模块均以服务模式设计,在教师使用时,每一步都有清晰的业务提示和服务指南,在服务中完成管理职能。
   
三、突破:重规律打破条框,打酱油钱能买醋
    “改革直击痛点,变化实实在在。”南京林业大学森林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李明阳说,过去赶上报销高峰,从早上6点钟排到下午还报销不掉。现在网上预约填单后,把纸质材料往柜台一放,材料齐全就可以走人,一次解决。
  虽然报销容易多了,政策利好值得期待,但围绕科研经费的申请、使用和管理,长期以来大家吐槽的不光是多找些发票、多跑几趟财务,更在于花钱不仅要花对名目,还要按规定节奏花,在规定时间内花——有科研人员反映,课题结项时钱没花完,不能结项不说,课题组还因此遭倒扣工资。
    黑龙江省科学院石油化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德志前些年在做项目研究时,需要更高级的显微镜,采购费用却超出原计划,而所需的材料费却比之前预算低一些。钱多的补给钱少的不就行了吗?实践中却没那么简单。
    在项目进展过程中,科研人员难免担心“以多补少”“用打酱油的钱买醋”是否符合规定。“有的人认为宁可不做,也不能犯错,这就限制了我们的创新思路。”王德志说。
    过去财务制度上不认可科研助理,可科研工作中确实需要助理帮忙,但没法给聘用的助理人员发工资。只能“躲在暗处”,私下给助理人员发劳务费,变相制约了科研工作进程。
    研究人员前期做的科研预算,在实际执行中未必按照预定发生,这种现象在具有不确定性的科研活动中很常见。
    哈尔滨市科技局与市财政局联合印发的“应用技术研究与开发资金管理办法”,将科技项目的绩效支出首次纳入资金开支范围,调动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明确劳务费预算不设比例限制。
    管理办法下放项目支出预算调剂权限,明确科技资金以项目承担单位自主管理为主,除预算总额调减超过20%的需报市科技局审定外,支出预算由项目承担单位在支出范围内据实审批调整,让“打酱油的钱能买醋”。
    除此之外,找 “帽子”也是许多科研工作者的一大痛点。某科技项目首席科学家表示,他手下有一位非常优秀的青年科研工作者,为了目前这个项目放弃了出国的机会,贡献突出但待遇方面处处吃亏。
    以“帽”取人之风,不能挥之即去,分配制度、评价制度的根本性改革仍在路上。“解决这个问题很难立竿见影。”南京大学一位副教授认为,目前高校科研评价体系短视功利之风依然弥漫,不少高校依然偏爱以“帽子”定人才,只因便于考核,“一抓就灵”。
    改进项目结余资金管理办法,加强对合同指标完成情况、预算额度的真实性、资金使用中的违纪违规等管控力度,明确无不良信用的,项目结余资金可由单位统筹安排用于科研活动支出,以调动科研单位的积极性。
    “科研是高风险、高投入、高回报的工作,应允许误差区间存在,在科研过程中,预算资金有调整是正常的,不能把科技专项资金的使用完全纳入行政管理的条框之中。”哈尔滨市科技局局长李志杰说,应该做到“该管的管到位,该放的放到底”。
   
四、探索:破旧立新,需慎重擘画
  2019年开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抓好赋予科研机构和人员更大自主权有关文件贯彻落实工作的通知,要求限时完成,针对的就是广大科技工作者最为关心的相关政策落实问题。
  破旧立新,“破”要把旧条框清理到位,“立”则要把新精神真正落实。在此过程中,不少科研人员也表示,破立之间的转换不能一刀切,需要认识到即便是如今人人喊打的“四唯”,也并非全错,“数目字管理”体现的人人平等,是应当设法保留的理念。问题的实质在“唯”的标准是否是真学问、真权威、真创新。
  许多专家表示,要警惕借破“四唯”虚化标准,让特权当道、学阀当道歪风重新抬头。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彭峰指出,中央提出破“四唯”之前,在替代方案还未认真推敲的情况下,有的单位已经开始打着改革的名义降低标准、虚化标准。“如果在新的评价体系下,我们科研之外还需要和领导、行业权威搞好关系,助长关系、圈子、权力对学术的渗透,那就事与愿违了。”一位青年科研工作者说。
  江苏省环科院副院长陆嘉昂认为,从公开的报道看,目前各省份都拿出了科研管理领域“放管服”探索的干货,其中不乏亮点。如在科研过程中建立容错和补偿援助机制,就值得推广。通过建立创新尽职免责机制、重大创新补偿机制和创新创业援助机制,可有效免去科研工作者“搞砸了就无法交差”的后顾之忧。
  浙江大学工业技术转化研究院党总支书记张丽娜认为,国家鼓励以不同岗位分别安排不同类型人才,不以一把尺子衡量高校教师能力。下一阶段国家可以将各省份的有益探索加以梳理,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更为多元包容的改革试点,让更多科研工作者得以在自己的天空里奋飞。(吟啸徐行)